欢迎光临金华市球指化工公司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金华市球指化工公司 > 最新资讯 >
明天英国欧盟彻底分手?对话剑桥专家:yes and no
发表于:2021-01-10 08:59 分享至:

新京报讯(记者 谢莲)在2020年即将结束之时,英国完成了一件大事——签署了脱欧贸易协议。

据英国《卫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30日晚,在经过14个小时的“短跑”后,英国议会在一天时间内通过了英国和欧盟的脱欧贸易协议。12月31日零点25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了这份协议,意味着脱欧贸易协议正式成为法律。

此时,距离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当地时间12月31日23点,脱欧过渡期结束,英国将正式脱离欧盟。

英国2020年1月31日正式脱欧,此后有11个月的过渡期,主要用于英欧双方进行贸易协议谈判。这场在疫情困境下持续9个多月的谈判并不算顺利,双方甚至一度为可能到来的无协议脱欧做好了准备。但是,为避免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混乱局面,英欧双方于12月24日就英国脱欧后的贸易和未来关系达成一致。

12月29日,欧盟27个成员国政府正式批准了脱欧贸易协议。12月30日早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正式签署了这份协议。当天,英国议会召开紧急会议,在审议辩论后,以521票支持、73票反对的票数通过了这份协议。

这份协议长达1246页,核心是价值6600亿英镑的英欧贸易协议。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此前称,这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协议”。在协议通过后,约翰逊称,英国的命运自此“牢牢地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12月31日23点将成为我们国家历史的一个新起点,同时标志着欧盟和其最大盟友新关系的起点”。

在经历4年半的挣扎后,2021年1月1日起,英国将真正意义上“脱离”欧盟。但“脱欧”真的结束了吗?未来英欧之间还面临着哪些挑战?新京报记者就此连线采访了剑桥大学欧盟法教授凯瑟琳·巴纳德(Catherine Barnard)。

凯瑟琳·巴纳德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欧盟法、劳工法、竞争法方面的教授,同时也是智库“变化欧洲下的英国”(UK in a Changing Europe)的高级研究员。近几年来,巴纳德一直关注英国脱欧的进展,研究脱欧对英国以及欧盟的影响。

约翰逊签署脱欧贸易协议。/图片来自约翰逊推特

冯德莱恩和米歇尔签署脱欧贸易协议。/图片来自冯德莱恩推特

新京报:英国和欧盟在最后时刻签署了脱欧贸易协议,你有何感受?

凯瑟琳·巴纳德:很开心看到双方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没能在12月31日前达成协议,将会出现无协议脱欧的状况,这不管是对英国还是对欧盟,都是非常糟糕的局面。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这份协议?

凯瑟琳·巴纳德:英国和欧盟已经谈了9个多月,最终能够达成协议,确实很不容易。但事实上,这是一份非常薄弱的协议,几乎相当于一个硬脱欧协议,可以想见,双方未来还会遭遇很多困境。

值得关注的是,这份协议完全没有触及外交安全领域的合作,这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英国和欧盟需要继续谈判的内容。

此外,由于协议达成的时间距离最终截止日期太近,英国和欧洲议会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对协议进行细致的审读和辩论。虽然短期内先按照协议实施,但之后可能还会出现新的矛盾。

新京报:协议通过意味着脱欧结束吗?

凯瑟琳·巴纳德:是也不是。英国在1月31日就脱欧了,到12月31日结束过渡期,正式完成脱欧,签署了协议可以说是第一阶段的脱欧结束。

但是接下来的许多年,英国和欧盟的谈判还将持续,包括外交安全领域的谈判、服务贸易方面以及其他很多细节方面,双方也会持续完善这份协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脱欧并没有完全结束。

新京报:协议通过会给英国和欧盟带去什么影响?

凯瑟琳·巴纳德:这份协议确保英国和欧盟之间零关税、零限额的贸易往来,这是很重要的。但是它更多的是商品贸易方面的规定,服务贸易涉及很少。此外,双方进出口商品将面临更多的文书工作,程序更加繁琐。

但是英欧之间的人员往来受到了影响,欧盟公民无法再自由地到英国来工作,英国公民到欧盟国家学习工作也变得更复杂。此外还有一个目前备受关注的问题,就是医保方面的安排。

约翰逊是完成了脱欧,但是问题在于,他说要完全夺回英国对法律和主权的控制,但事实上,英国很多方面仍然需要遵守欧盟的标准。不过,英国脱欧后有了更多的自由,可以和其他国家签署贸易协定之类。

新京报:英国和欧盟未来会成为竞争者吗?

凯瑟琳·巴纳德:英国脱欧后,和欧盟的双边关系肯定会发生改变。但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过,双方不会成为竞争者,英国会是欧盟最好的朋友和盟友。

但欧盟方面还是会有这方面的担忧的,担心英国成为家门口的竞争者,所以设立了一个独立的争端解决机构来解决双方公平竞争中出现的争端。

新京报:你认为英国脱欧会鼓励其他欧盟成员国离开欧盟吗?

凯瑟琳·巴纳德:我不认为英国脱欧会鼓励其他国家脱离欧盟。因为从英国脱欧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这个过程对于政治、经济以及公众舆论的伤害有多大。

新京报:对于约翰逊来说,完成脱欧意味着什么?

凯瑟琳·巴纳德:对于首相约翰逊来说,这肯定是一次巨大的胜利。因为他可以对支持脱欧的选民说,他是完成了脱欧这项持续多年历史任务的首相。

不过,约翰逊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譬如目前最为紧急的疫情问题,以及经济问题等。

新京报:英国脱欧后,和中国的关系是否会改变?

凯瑟琳·巴纳德:我认为会有一些改变。首先,英国可以和中国签署双边贸易协定。基于此,也会带动其他方面关系的变化。

新京报:如果再给英国一次机会,你认为英国应该脱欧还是留欧?

凯瑟琳·巴纳德:如果从经济层面来看,我认为答案很明显,英国应该留在欧盟,因为脱欧对于英国经济的打击是很大的。

但如果从政治层面来看,立场就非常复杂。很多英国民众认为他们没有从欧盟获得任何利益,反而失去了主权,所以要求脱欧。因此,在政治立场上,很多人支持脱欧。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卢茜